昌平“國學村”村委會工作人員突查轄區國學班,目前該班已被叫停攝/法制晚報記者 林暉
  ▲本報5月份曾報道過黑私塾先生亂象調查,圖為當時刊發的頭版和內版報道
  法制晚報訊(記者 劉汨 蔣桂佳 石愛華 範博濤)9歲女孩童童(化名)赴京學國學,遭老師虐打,嚴施“酷刑”。此事經本報曝光後,引起了廣泛的社會關註。
  國學私塾,到底是在教習傳統教育,還是沒有資質、缺少監管的“黑培訓班”?孩子們去這些地方安全嗎?
  《法制晚報》記者探訪,北京類似的“黑私塾”比比皆是,打著國學的旗號,隱藏在偏僻角落,沒有任何資質,有些最多是打著公司的旗號在招生,這也使得教育監管機構難以介入。
  今天上午,昌平區崔村鎮開查位於香堂村的“國學班”,所有沒有手續的國學班一律停辦。
  今日現場昌平“國學村”清查國學班
  昌平區崔村鎮香堂村在網上被稱為“國學村”。村民稱,最多時候,村裡共有10多家孔子學校、私塾,都是以租用農民四合院或者村裡別墅開辦。
  “有的(班內)幾個孩子,有的十幾個孩子,咿咿呀呀地念《三字經》。”村民反映,這些國學班的開辦情況不一,招收的孩子也多在10歲左右,基本上沒有成年人。老師還會帶著孩子打太極拳。
  今年5月份,記者曾經到村內探訪,今天上午記者回訪曾去過的一家國學館,工作人員似乎很警惕:“我們已經不辦了,只有我自家孩子在這裡。”
  村裡還有一家名為“九龍樹”的國學館,由兩棟別墅組成。
  今天上午,記者跟隨村委會工作人員來到“九龍樹”國學館,門口掛著一張孔子畫像,鞋柜上有十幾雙小孩拖鞋,小黑板上有孩子洗澡的分配辦法,二樓的一間20平方米的宿舍內擺放著三張上下床。
  “不辦了,昨天就讓孩子回家了。”明明像是“營業中”,但這裡只有一名工作人員值班,該工作人員稱,學館已經關門,開辦者已經回廣州。
  村委會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順義國學館虐童事件發生後,村委會已經加強了對村裡的所謂學校的檢查力度,幾乎每天都在清查,所有沒有手續的國學館一律停辦。
  國學班亂象調查
  亂象一:沒資質 國學班大多藏村裡
  網上搜索“國學”,僅北京範圍內在網絡公開的“私塾”、“學堂”、“國學夏令營”等就有三千餘條信息。記者瞭解到,在這其中有一些長期從事國學教育的私塾和學堂,也有一些帶著“國學課”的特色培訓機構,當然也不乏像張紅霞一樣只招收幾人的“私人班”。
  而無論從辦學資質、辦學地點、師資力量及監管制度上,許多“國學班”都存在著漏洞,給一些人可乘之機。
  在任教資格上,有接受採訪的私塾校長甚至稱,任何一位母親都可以是一位老師,有從業資格的不一定能教好國學。
  記者採訪時也發現,不少國學課的老師是一些書畫家協會的會員或者接受國學教育後的學生直接升級為老師,因為並非正式的學校,在教師資格上並不受到教育部門的約束,這也為像張紅霞一樣的人提供了條件。
  記者走訪發現,許多國學辦學地點,都位於商業區、民宅和私人別墅內,地點都較隱蔽。雖然教學設施和安全設施都存在隱患,但相關部門很難發現,即便缺少資質,也很難查。
  亂象二:為招生 國學噱頭更吸引人
  張紅霞以一個“公益人”辦“國學班”之名,給女孩童童帶來一個長達幾個月的噩夢。為什麼張紅霞偏偏要以“國學班”做自己的“保護傘”贍芤膊恢皇且桓鑾珊稀�
  市民吳先生今年25歲,曾參加過國學班。
  他表示,高中時就對國學有濃厚的興趣,大學時候參加了國學班的夏令營。“國學夏令營”里的學生年紀大小不一,多是喜歡國學的人聚在一起,交流國學文化,誦讀經典。所以在他看來,真正意義上的“國學班”應該是一個純粹的學堂。
  童童的母親張梅(化名)和很多喜歡國學的人,對國學班的“猜想”也都是吳先生所說的這種文化學堂。許多給孩子報國學班的人,都鐘情於傳統文化,也會教孩子學習《三字經》、《弟子規》中的道理。
  張梅就是如此認為學習國學可以加強孩子“德行”的修養。加之印象中的張紅霞正是個與人為善的好老師,所以當其提出願意免費教童童學習國學的時候,即便只見過她兩次,也答應了。
  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大部分選擇讀私塾的家長對國學的理解與吳先生和張梅一樣,對國學有相當好的印象,非常容易相信地把孩子送去。
  因為缺少教育部門的直接管理和監督,已經讓許多國學班的“純粹文化”大打折扣。許多人以國學之名招生賺取學費、有人以國學之名作為“保護傘”行不法之事。
  亂象三:沒標準 加盟國學培訓很簡單
  除了各種國學招生信息以外,開國學班也可以加盟,只要有辦公地點,想要加入有點名氣的連鎖國學班也並非難事。
  上午,記者咨詢了一家名叫小夫子國學館的連鎖機構,工作人員孫先生介紹,如果想加盟其公司,需要加盟者自行到工商部門辦理營業執照,然後公司會提供教師的培訓工作,至於教師的招聘公司也會幫忙在網上招聘,而所聘用的老師不一定非要有教師資格證,“主要看國學水平”。
  亂象四:缺監管 打孩子並非是個例
  在童童被虐之前,本報也曾報道過“國學班”的孩子被打情況,雖沒有童童遭遇這般慘烈,但不能排除可能還有其他與童童經歷相似的孩子未被人關註到。
  2013年10月,家住亦莊的肖女士每月花費6000元,將兒子樂樂(化名)送進朝陽區“海印蒙學”國學私塾學習傳統文化。私塾的“先生”張利民自稱國學造詣很高,樂樂受到的“國學教育方法”也與童童有相似之處。
  肖女士介紹,樂樂被送進私塾後,實行全封閉式教學,為給孩子“化性”,三個月不能接也不能看。三個月後,肖女士想接孩子回來一天,但被拒絕。
  “我越想越不對勁,直接去私塾把樂樂強行接走了”。回家後肖女士發現樂樂腰部有傷痕。“他說這是先生讓兩個大孩子管教他時摔傷的。”
  樂樂還告訴媽媽,先生讓他趴在床上,用戒尺打屁股,如果敢喊疼,就專門打傷口,會更疼。
  隨後,肖女士發現這家私塾根本沒有辦學資質,事發之後教育等多個部門對該私塾進行了處理。
  截至今日,慘遭國學班“老師”張紅霞施暴的女孩童童,仍在保定市第一中心醫院治療。
  除了時常發作的頭疼,童童整體的精神狀態也非常不佳。
  針對童童的情況,醫院還對其進行了會診。醫院的賈科長表示,童童全身多發軟組織損傷,主要是挫傷,正處在恢復期,鎖骨和肋骨的骨折目前已愈合,手腳骨頭有劈裂傷,但不需要特別處理,不會對生活造成影響。
  媽媽張梅此前曾擔心,醫院沒有神經和心理方面專家對孩子進行治療。對此,該院也正在組織神經內科、神經外科以及心理等方面的專家,對孩子進行治療和護理。
  因為童童每次回憶起在學校的經歷都會頭痛,所以孩子最好能夠處在安靜的環境中接受治療,不受到打擾。
  為此,張梅昨晚也在微信圈公開表示,雖然經濟不寬裕,但暫不接受捐助,同時為了女兒早日康復,也謝絕採訪和各類探視。
  本版文/記者 劉汨 蔣桂佳 石愛華 範博濤  (原標題:昌平“國學村”開查黑私塾)
創作者介紹

LCD

chvde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