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接群眾舉報,長沙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民警發現了數十臺涉嫌手續不全的車輛。陳飛 攝本報訊 (記者 吳鑫礬) “退役”的士長期在城市主幹道當街售賣,車身不僅保留原有漆色,車身上還有公司名稱、監督電話等標識。昨日,本報報道了長沙萬家麗中路當街售賣下線的士的現象(詳見7月7日《長沙晚報》A1版《“退役”的士當街售賣》)。昨日,記者從相關部門瞭解到,在長沙打擊非法營運專項治理行動中,查扣的套牌的士最初來源基本是下線的士。但是,目前長沙對外地下線的士在長沙的黑市交易沒有相關法律法規作為依據來打擊,對下線的士的顏色、標識也沒有相關規定,造成“無人監管、無法監管”的尷尬局面,也給打擊套牌的士帶來了無法正本清源的難題。
  交通部門
  車主購下線的士基本用來非法營運
  李亮(化名)是市交通行政執法局的執法人員,在打擊非法營運過程中,他認為最難治理的便是套牌的士。
  “我們兩個小時能查扣20台私家車‘黑腦殼’,如果要查同樣數量的套牌的士,時間與難度要翻倍,而且需要更多的人力和物力。”李亮說,每次對套牌的士的治理行動,一般需要交通執法、客管部門和公安部門聯合出動近百名執法人員。套牌的士一般夜晚進城營運,其外形和正規的士十分相似,即使停在路邊攬客,執法人員也難以用肉眼識別。所以,對套牌的士的治理一般靠路面流動巡邏,發現疑似套牌的士後,通過系統核對牌照後才能鑒定。
  “在查扣的套牌的士中,車輛來源基本是下線的士。”市交通行政執法局相關負責人說,截至7月初,市交通行政執法局今年共查扣非法營運車輛814台,其中查扣的套牌下線的士就有36台。購買下線的士的車主基本都是用來非法營運,而顏色與市面正規的士相近的下線的士最受歡迎,省去了改色的麻煩,有些車主購車當天就上路接客。
  工商部門
  無法律依據進行管理
  記者發現,在今年長沙打非工作方案中,將“套牌出租車整治”和“非法拼裝、改裝客運車輛窩點整治”列為了重點治理內容。其中,在整治套牌的士源頭方面,明確要“重點打擊擅自和超範圍經營車輛外觀改色,加裝出租車頂燈、計價器、公司標識等非法行為”。
  昨日,記者聯繫上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市場規範管理分局的相關工作人員,對長沙當街出售保留原色的下線的士,他們也感到無奈和尷尬。一名相關負責人介紹,對於包括下線的士在內的二手車交易市場,牽涉到商務、工商、交通等多個部門,但目前政府並沒有明確的主管部門來進行管理。
  “而且,現今的法律法規在下線的士的交易方面基本是空白。”這名負責人說,對於下線的士的交易,當今國家層面並沒有明確的禁止性規定,包括下線的士需要改成何種顏色、標識等,也沒有明確的規定。該負責人介紹,在深圳等地也出現過類似情況,外地的做法和長沙一樣,都是出臺地方性法律法規,對本地下線的士進行強制性規範,但對於外地流入長沙市場的下線的士卻無能為力。而正因為存在法律空白,工商部門也沒有法律依據對其進行管理。
  專家建議
  出臺地方性法規堵住源頭
  市打非辦摸底數據顯示,長沙的套牌、假牌非法營運車輛超過1000台。但另一方面,在長沙二手車交易市場,車主卻能輕易買到保留原色和出租車標識的下線的士,車主只需加裝頂燈,上一副外地民牌或者套牌,就能趁著夜色偽裝成正規出租車運營。
  記者採訪中發現,交通、工商等部門的相關負責人均表示,要根治套牌的士,打擊只是治標,治本還得堵住源頭,而這源頭就是下線的士的交易市場。但是,因為沒有法律法規的支撐,也造成了多部門難管的局面。“能否出台相關的地方性法規,來規範下線的士交易市場。”一名業內人士表示,如果能有相關法律支撐,規範下線的士流入和交易的鏈條,對下線的士的交易市場和非法改裝黑窩點進行重點治理,才能堵住套牌的士的源頭。
  相關新聞
  長沙交警連夜查獲47台“退役”的士
  本報訊(記者 胡鵬洋)昨晚,長沙市交警支隊開展大規模夜間整治行動,到22時30分,共查獲47輛涉嫌手續不全的車輛。
  在雨花區沙灣路木蓮路口附近的一個荒地上,白天這裡是一個荒廢的大型砂場,而晚上則成為大批無牌無證涉嫌手續不全車輛的停放地點。記者看到,在該廢棄砂場上,大約停放著47輛無牌照、無計價器和車頂燈的外地下線的士。部分車上還貼著浙江紹興歡迎您的貼紙,原的士公司名稱的字樣被噴塗覆蓋。市交警支隊副支隊長曾國光表示,這批外地下線的士涉嫌手續不全,將隨機抽取10台進行調查,車輛抽查結果預計在今日上午出來。  (原標題:買“退役”的士多為非法營運)
創作者介紹

LCD

chvde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